蕭山一知名外貿企業資金鏈斷裂  老闆跑路引發上百員工圍堵
  拖兒帶女逃亡80天后被押回
  夫妻倆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刑拘
  □通訊員 張科頂 本報記者 朱寅
  5月18日,曾經在杭州市蕭山區風光無限,坐擁大量資產的杭州世帛時尚家紡有限公司擁有者俞某(42歲,杭州市蕭山區新塘街道人)重新踏上了老家的土地。
  但那一刻,他的心裡只剩下苦澀,而他一手創辦併為之奮鬥了十多年的企業也成了一紙空殼。
  今年3月,因為身陷資金鏈斷裂的漩渦,再也撐不下去的俞某帶著十幾萬元現金和妻子、一雙兒女跑路,拖欠下了各種貸款、員工工資上億元。
  而他的離開和企業的停產,一度造成該企業上百名員工激動上路堵截追捕老闆。
  在逃亡80天后,俞某夫妻被蕭山警方找到,而經過審訊,首先浮出的是一起金額上億的“非吸”案件。
  企業停產拖欠工資引發員工堵路
  說起這家企業,其實在蕭山區乃至杭州市的出口紡織行業內都有些名氣。
  該企業由杭州市蕭山區新塘街道本地人俞某於2003年一手開辦,其妻子王某(30歲,蕭山臨浦人)則負責財務兼出納。
  在出事之前,該企業已經有各類在職固定員工300餘名,而該公司生產的產品主要出口美國,每年的銷售金額一度保持在3000萬美元左右,企業本身經營形勢樂觀。
  在突然停工前,雖然該企業內也曾傳出過資金出問題的流言,但直到2月25日老闆俞某夫妻突然失去聯繫,問題才浮出水面。
  今年3月1日下午兩點,位於杭州市蕭山區境內的杭州世帛時尚家紡有限公司正式宣佈停產,一場職工大會後,留下了上百名情緒激動的員工。
  因為對企業和相關部門做出的決定不滿,近百名員工一度圍堵該企業的大門,不讓街道工作人員離開,堅持討要說法。
  在圍堵大門持續了近5個小時後,事情才暫時平息。
  但3月2日上午9時,近200名去企業領取部分工資的員工再次情緒激動,並於上午10點30分聚集在03省道東複線五聯村路段圍堵道路。
  事情在當地造成了惡劣的影響,但老闆俞某夫婦卻始終沒有露面。
  經過調查走訪後,蕭山區公安分局對俞某夫妻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事件立案偵查。
  帶著十幾萬現金,老闆一家躲到青海
  此時,遠在千里之外青海的俞某夫妻,尚不知道自己已成了刑拘上網追逃人員,但曾經在家鄉風光無限的他們,只能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
  他們的生活軌跡,是這樣的:
  2月25日,俞某獨自去上海參加一個和客戶的會議。剛好,這天也是俞某向債主們支付每月利息的日子,對方催得很急。
  此前,俞某因民間借貸、非法集資等方式欠下的資金已經有將近三億。但這段時間企業的持續不景氣,讓他到了無錢可還的地步。
  當天,俞某終於下了跑路的決定。隨後他聯繫妻子王某拿上家中存放的10多萬元現金,並開奔馳跑車去學校接上兩個還沒放學的孩子,一家人在上海虹橋機場會合後,夫妻倆開始商量如何逃跑。
  俞某說,本來他想到美國的客戶那裡去暫避,但是兩個孩子沒有護照,王某自己也在緊張之下,把戶口本錯當成了護照。商量過後,他們把售價上百萬元的奔馳跑車丟在了機場,並包了一輛出租車去了河南。
  在當地一個小縣城的農村住了一天后,之前過慣了好日子的俞某一家覺得吃住條件太差,最終一路逃跑到了青海省西寧市。
  俞某首先在市區里租了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一家四口每天就躲在租房裡,除了採購必須的生活用品外就不出家門。
  在警方到來前,他們就這樣過了將近3個月。
  今年5月,辦案民警通過對大量線索的分析梳理,逐漸掌握了俞某、王某可能在青海落腳的情況,先後兩次組織人員到青海省進行抓捕。
  通過調查走訪、蹲點守候,2014年5月16日,民警在俞某租下的公寓內找到了他們。
  辦案民警先把孩子送回蕭山,交給俞某的親屬照顧。而5月18日,犯罪嫌疑人俞某、王某被押解回蕭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俞某夫妻被蕭山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追因

  拆東牆補西牆,

  這家企業是如何被拖垮的?
  好好的一家企業,為何會走到這樣的地步,曾經無限風光的大老闆,最終為何會淪為階下囚?
  回憶起自己從一手操辦企業到看著企業步步走向絕境,並最終走上經濟犯罪的道路,俞某無限唏噓。
  俞某說,2010年,之前一直和杭州世帛時尚家紡有限公司互為擔保的兄弟企業突然破產,導致自己背上了5000多萬元擔保貸款。
  在2014年案發時,他在銀行的貸款數額增加到1.8億元左右,每年需支付的利息高達2000萬元左右。這時,一手將企業辦上規模的俞某並沒有選擇正確的手段,而是開始不斷向身邊的朋友借錢。
  剛開始,月息基本都是2-3分(一個月2%—3%,一年24%—36%)。
  後來因為入不敷出,資金缺口越來越大,俞某、王某為了迅速獲得現金流量救回企業,就開出了5-9分的月息(一個月5%—9%,一年60%—108%)。
  從2008年開始到案發時,俞某、王某的民間借款增加到1億多元,光每月支付給民間借款的利息就要300萬元以上。
  而2013年下半年開始,公司真正出現擔保危機(涉及貸款金額1.8億餘元、民間借款1億多元)。
  俞某夫妻就一直在借款——支付利息——尋找新的借款——支付更多利息這個惡性循環中艱難生存,直到最後無處借款,債務危急全面爆發。
  企業非法吸儲

  是飲鴆止渴的危險舉動
  在和辦案民警交流時,俞某稱自己是想去西北暫避一下風頭,只要簽幾個項目,自己原本有信心在2至3年內東山再起的。
  他原本以為企業經營成熟,離開他一年半載出不了問題,但沒想到鬧出那麼大的事情。
  銀行貸款可以通過拍賣和其他擔保償還一部分,此外一共向20多人(大部分是親友)借款的一億多元,他目前無力償還,但會儘力想辦法。
  蕭山警方介紹,今年以來,受經濟大環境影響,蕭山一些企業因資金鏈出現問題紛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很多企業最終資不抵債,進而引發各種社會問題。
  警方提醒:企業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其實是一種飲鴆止渴的危險舉動,不少企業主因為無力償還高額利息,只得繼續借貸償還之前的利息,拆東牆補西牆,雪球越滾越大,最終全面崩盤。
  同時,警方呼籲廣大市民,參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不受國家法律保護,很可能血本無歸。
創作者介紹

傳媒

ah02ahay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