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銘
  彭繼東的詩集《山高月小》(作家出版社出版),看裝幀與厚度似乎顯得有些單薄,可當你得知作者是一位心電主治醫師時,也許會激發一些閱讀興趣。近年在我的朋友圈子裡就出現了那麼幾位醫生作家,譬如鄧玉霞、吳紅英。我常常想,一個醫生的思維,是怎樣游走在嚴謹甚至是刻板的病理學和富有想象力的文學之間的。
  有人解釋為醫生有著比較深厚的個人修養,接受的文化教育程度高,且有著一顆善於感受的心,具備悲天憫人的情懷。如果把這些都作為對生活的一種體驗,就有可能把心中的感受轉化為生動的文學形象。我想彭繼東的作品也許正如此。
  讀完詩集《山高月小》,不難發現從這本集子里看得出海子詩歌的絲縷痕跡,歸納起來大凡有三:一是海子詩歌總體體現的浪漫精神,二是平實、質朴的語言,三是清新、純凈的表達方式。
  在上世紀80年代,彭繼東偶然接觸到了海子的詩歌,竟電光火石產生了創作情感的共鳴。在當時作為異軍突起、一路狂飆的海子詩歌,在詩歌精神內核和外在表象上,尤其是海子詩歌在平實語言中閃現的過人智慧,有很多和繼東朦朧的詩歌理想相契合。
  彭繼東認為詩歌創作重要的是需要個體的體驗和發現,同時找到適合自己的個性化語言,通過語言駕馭能力來豐富詩歌的思想性,提高作品的認識高度。體現在《山高月小》中的彭繼東詩歌創作又未曾不是一個嘗試。天下第一長聯作者鐘雲舫,有著聯聖之稱,作為鐘雲舫老鄉的彭繼東,曾經去造訪過聯聖在長江邊的舊居。自小就聽說鐘雲舫名字而心存景仰的他,面對長江俯仰天地,喟嘆歷史:“大江邊\幾水之上\聯聖鐘雲舫\在寬大的春風裡\把長聯寫成了河流\我知道\故鄉\流動著一江春水\晨鐘暮鼓\看得見\一個前朝書生\長袖舞動\在天之下\水的中央”(《故鄉聯聖》)。在這首詩里,我個人認為是融入了彭繼東較多的詩歌創作自我追逐的元素:平實的語言、放大了的想象、海子的風格。“好的詩歌語言並非一定是靠鍛詞煉句來達到一字千鈞的效果,而是在於尋找到一種恰當的表達方式。”作為江津區作家協會副主席的彭繼東,曾經談到海子的詩歌幾乎沒有那種奇峻詭譎字詞,但在看似平淡的造句中,總有那麼一種讓人讀來如飲甘飴的感覺。他認為這就是一種睿智。在彭繼東的詩集《山高月小》里,也不乏能夠讀到這樣看似平實無華卻充盈著生活韻味的詩句來。“西山的明燈\從我身上流下來\我仰望著\天上星辰的光芒\一場冬雪\讓我整夜未眠\讓我走向遠方的夢想\帶著蟬的尖鳴\閃耀在夜空”(《蟬的尖鳴》)。希望現代詩歌的語言更加接近生活,力求做到平實化、生活化,是彭繼東多年來詩歌創作實踐的一種不懈探求。在詩集《山高月小》中,無論是《燃燒的泥土》《屋後的山崗》,還是《讓一棵樹生長預言》《東方的鳳凰》,都是明顯地體現了詩人鮮明的詩歌語言主張。
  或許是想到了作詩與做人的關係,詩評家萬龍生先生曾經發表過《彭繼東印象》一文,他說“我相信,一個真心熱愛詩歌的人,其人品是值得依賴的。當此人欲橫流的時勢,熱愛並不能帶來什麼世俗利益的詩歌,實在難能可貴。以此衡量彭繼東,他便是一個真誠的人,一個精神世界充盈純凈的人。”我突然想到,彭繼東在詩歌創作中習慣於使用平實的語言,大概是和他平實的為人應該是有關聯的吧?
  (作者單位:重慶市江津區幾江中學)  (原標題:平實的詩歌語言守望者)
創作者介紹

傳媒

ah02ahay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