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5年,學校綜合考試合格率達到100%,86名學前康復學生回到普通學校讀書,康復率達到75%,已畢業的聽障學生100%實現了升入高校或順利就業……實現這一奇跡的人叫傅朝暉,是湖南省湘潭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26年來,她不僅把全部的愛傾註給了孩子,更以專業的力量輓救了許多孩子。(7月25日《中國教育報》)
  在人類尚無法根本控制殘疾的當今社會裡,總有人或早或晚逃脫不了殘疾的怪圈,他們是人間“折翼的天使”。天賦殘疾人平等參與社會生活之人權已成為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共識,而教育則是殘疾人通往享有平等權利的必由之路。1874年英國人穆威廉開創了中國現代特殊教育的新紀元,特殊教育在中國已走過了一百多年的歷程,期間所經歷的風風雨雨表明特殊教育在中國發展註定是一段艱難的旅程。
  我國的特殊教育一般是指狹義的,即對身心發展有殘疾的兒童施行的教育,如果按照當前國際流行的對特殊教育的定義,以學習上有“特殊需要的兒童”為教育對象的話(包括學習障礙、情緒情感障礙、言語障礙、行為困擾、品行問題、交往障礙、心理健康問題、身體病弱等),中國約2億的學齡兒童中,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絕不止750萬。美國學習方面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占總數的8%-12%;英國“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檢出率為20%;荷蘭報告問題兒童的患病率為26%;波蘭特殊兒童的比率為30%。如果按照10%的出現率計算,我國“特殊教育需要”的學齡兒童約有2000萬。
  面對這一人數眾多的“特殊教育需要”的群體,我們有必要對他們給予更多的關愛,幫助他們走出人生的困境,擺脫自卑的心理陰影。國家對殘疾兒童的教育問題一直十分關註,早在1989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的《關於發展特殊教育的若干意見》中新中國政府第一次明確地提出了特殊兒童義務教育的問題,要求“把殘疾兒童教育切實納入普及義務教育工作的軌道,各級教育部門要把殘疾少年兒童教育同當地實施義務教育工作統一規劃、統一領導、統一部署、統一檢查,將殘疾少年兒童教育發展規劃執行情況作為檢查、驗收普及初等教育的內容之一。”正因為有像湖南省湘潭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傅朝暉一大批耕耘在特殊教育戰線的追夢者,我國的特殊教育事業有了長足的進步,特殊教育事業發展達到了一個全所未有的新高度,我們可以負責任地說:特殊教育為“折翼的天使”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國家此後的《殘疾人保障法》、《殘疾人教育條例》、“十一五”規劃、“十二五”規劃等文件中也有類似的規定。儘管國家把殘疾人教育問題提升到戰略的高度加以重視,但是我國我國在普及殘疾兒童教育這一問題上在以下幾個方面還需較大努力:
  首先要轉變國人觀念與認識。殘疾兒童同樣是祖國的花朵,在受教育的機遇上不應該有先後、多寡、厚薄之別,特殊教育是衡量一個國家與社會的政治、教育、文化、經濟、科技、衛生保健、福利等水平的重要標誌之一,是國家及其文明程度的窗口,而不是可有可無或施捨。
  其次要加強普法執法與管理。從《憲法》到《義務教育法》、《殘疾人保障法》、《殘疾人教育條例》到《教育基本法》無一不滲透著對殘疾人教育的關懷與具體要求,而當前特殊兒童教育的現狀說明這方面我們做得還很不夠。只有這樣,才能迅速提高我國殘疾兒童的入學率,切實解決當前現實中最緊迫也是最棘手的難題。
  最後要加大師資培養力度、理順特師生就業體制。我國目前僅有4所高等師範院校設有特殊教育本科專業(每年畢業生總數不到50人)、兩所大專層次特教專業(每年培訓30人左右)、34所中等特殊教育師資培訓機構(每年畢業生不到400人),另一方面,由於特師生就業體制問題,許多特師畢業生到特教機構就業難,從而造成許多專業人員流失。為了滿足廣大殘疾兒童到普通學校隨班就讀的需要,國家諸多相關法令明文要求在普通師範教育中開設特殊教育選修或必修課程,但目前只有北京師範大學和屈指可數的幾個師範學校在實行。
  全社會關註參與特殊教育工作是當今世界特殊教育發展的趨勢之一,因為特殊教育的發展反映了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文明程度。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得益於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國民經濟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我們已行進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上,殘疾兒童是典型的弱勢群體,我們理應讓他們先行,使他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共同享有同祖國和時代一起成長與進步的機會。”
  文/歐陽志  (原標題:特殊教育為“折翼的天使”插上騰飛的翅膀)
創作者介紹

傳媒

ah02ahay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